霜竹之风

狄大人最好了!!!白狄白狄白狄!!!
还有克利切!!!欺诈欺诈欺诈!!!

【白狄】罪恶天使

起名r废
临时变梗我相信看不出来

背景:李白有隐形臆想症,李白是狄仁杰儿时的玩伴,狄仁杰曾救过李白一命,之后就与李白交往甚多,从那时起李白就对狄仁杰有了不一样的思想
然后在李白13岁,狄仁杰15岁的时候,李白因为家庭原因离开了狄仁杰,后来李白18岁回国,得知了狄仁杰送李白离去时异常伤心,以为狄仁杰也喜欢他,但又觉得以“李白”这个身份回去见他不妥,于是乔装打扮,化名“李青莲”再次接近狄仁杰,与他一起上了大学
长大成人(李白20,狄仁杰22)后狄仁杰结婚

背景比正文长系列✔️

现代pa✔️

小学文笔✔️

ooc严重✔️

私设如山✔️

原创人物黔陌依✔️

病娇白✔️

扯✔️

OK?✔️



正文:

婚礼正在进行,忽然......

五天前

雨丝在空中飞舞,像白色的精灵施展魔法,一圈一圈,最后飘飘忽忽的落到了地上,溅起水花一片

一个人打着伞穿梭在石板路上,路的尽头是一个白墙红顶的别墅

那人走到别墅门前,把黑色的雨伞收起,伸手去按门铃,白皙的手指却又在门铃前停住,犹豫了一会,最终还是按了下去

“来了!”

房内传来一声略带玩世不恭的声音

伴随着开锁的声音,英俊的男人出现在门口

“咦?怀英晚上来我家,有什么事吗”

李白没有在意狄仁杰这么晚来打扰,把他让进屋内,端来一壶茶,给两人倒上,问到

“额,也没什么事”

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拉着家常,显得异常尴尬

“嗯”

当李白回答的尾声消散在空气中

若大的房间内陷入诡异的安静,只有窗外的雨还在淅沥的下

“青莲....”

狄仁杰终于忍不住这可怕的沉默,开口说出了他这次来的真正目的

“我要结婚了,希望你能到场”

狄仁杰手中拿着红色的喜帖,看着李白有些不自然的脸,心中疑惑

“哦...好!我一定到场!”

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,李白迅速收敛好情绪,恢复了平日的嬉皮笑脸

“好哥们r的婚礼一定要去啊!放心吧~我还想去吃大餐呢”

说着还拍了拍狄仁杰的肩膀,一副吊r了啷当的样子,谁也没发现他眼底闪过的一丝复杂

“那这喜帖你收好了,不然你可就吃不着了呢”

狄仁杰报以一个微笑,掸掸衣服从座位上起身,把喜帖递给了李白

“时候也不早了,那我就先走了”

“行!拜拜!那时候得打扮好看点啊!”

“好”

转身关门

大厅里忽然安静的有些可怕

“结婚?!”

李白呵呵笑了两声,把喜帖拿在手上,一脸的不以为然

“狄仁杰......你只能是我的......谁都抢不走......”

大厅漆黑一片,连最后的自言自语声也消失的无影无踪,只有黑暗中一双雪亮的眼睛,闪过一抹红光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界线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个阳光明媚的上午,太阳发出的光芒刺的人眼睛睁不开

宽阔的马路上,一辆有着花环的黑色凯美瑞飞驰之上,后面跟着几辆一样的黑色轿车. 无一例外,都在反光镜上系着红色丝带,从干净的发亮的车身中可以明显看出来在之前用了不少功夫清理

不难看出,这是一队婚车

车队的庞大规模让人不禁揣摩这车队的主人是谁,能有这么大的手笔

车队浩浩荡荡地拐进了繁荣的主道上,停在了5星级豪华酒店门口

从最前面的车上走下来一男一女

男人身材高挑,略显单薄,从浑身的肌肉可以看出他经常锻炼,一身黑色西装衬托出他的皮肤更加白皙. 十指修长,右手中指第一个关节处有一个薄茧,一看就是经常用笔. 一头棕色的头发向后梳着,一丝不苟,但其中一缕蓝绿色的挑染异常扎眼. 剑眉,鎏金色的眼眸暗藏星辰,面庞保持着平日的冰冷,看不出任何喜色,仿佛今天结婚的不是他似的

这当然就是狄仁杰

狄仁杰旁边的女子身着白色婚纱,身段妖娆,洁白的婚纱包裹着女子前凸后翘的身材,黑色眼睛亮晶晶、忽闪忽闪的,鼻梁挺翘,樱桃小口,是个美人

显而易见,这就是狄仁杰的未婚妻——黔陌依

狄仁杰面色如常,这个所谓的未婚妻无非就是两大公司的联姻,自己对这个黔小姐没有一点好感,反倒是这个黔小姐对自己好像是情有独钟

他对婚姻倒不是很重视,只要对公司有利,他狄仁杰一定在所不辞

旁边的人一看清这两个人的样貌,顿时一片惊呼,议论纷纷,投来的目光也不经相同,有羡慕、嫉妒、欣慰、和......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

狄仁杰左顾右盼,没有看到那道目光的来源,甩甩头,没有再多纠结什么,径直向前走去

在礼堂的的角落里、人群之间,李白看着狄仁杰的背影,喃喃道:

“怀英......你今天还真是漂亮啊......这么漂亮的你......怎么能拱手让人呢......你说是吧……”

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

———————华丽丽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婚礼开始了

狄仁杰挽着黔陌依的手,走在红地毯之上,花童在前面撒着粉红色的花瓣

在场之人无一例外的站了起来,因为他们马上就要见证这两位有缘人的结合

灯光打在狄仁杰身上使他显得更加美丽,对就是美丽,那种女人都没有的美丽

(跳过一堆繁琐的程序)

司仪的声音响起

“黔小姐,你愿意嫁给他,即使他被病魔缠身,挺直的腰变得佝偻,面庞不再英俊,也不抛弃不放弃他,仍旧愿意与他白头到老吗”

黔陌依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狄仁杰,妩媚一笑

“我愿意”

司仪转向狄仁杰继续问道

“那么狄先生,你愿意娶黔小姐为妻,即使她的面容不再年轻,被皱纹覆盖,柔顺的黑发变成苍苍的白发,你也愿意和她一起共度晚年吗”

狄仁杰面无表情的说道

“我......”

“和她在一起?哼!问过我了吗?”

穿着纯白西服的李白站在礼堂门口,栗色短发张狂的散在脑后,身子斜倚在门框上,一只手插在腰上,另一只手在身前比比画画,语气上扬,正如他现在的形态一样,放荡不羁

礼堂霎时间乱成了一片

“李青莲,你什么意思?”

狄仁杰清冷的声音回荡在礼堂上空,礼堂的人们如被扎了安定剂一般,渐渐安静了下来

“什么意思?狄仁杰~你难到还不清楚吗?”

狄仁杰安静的听着李白说着话,但当他听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无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悸,敏锐的洞察力使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

但已经晚了

李白,右手举过头顶,打了一个响指,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礼堂,传进所有人的耳朵

原本灯火辉煌的礼堂霎时间漆黑一片,窗帘也不知何时拉上了

人们再一次骚乱了起来

舞台上传来一阵打斗声,伴随着玻璃器皿摔在地上破碎的声音,尖锐的声响使到场的嘉宾寂静了下来

打斗声但只持续了一小阵,就再一次安静了下来

大堂寂静的可怕

当礼堂再次恢复光明的时候,台上的一对佳人已经少了一个,但奇怪的是,失踪的不是新娘,而是——狄仁杰

黔陌依坐在一旁的地上,双手抱着肩,瑟瑟发抖,双眼无神的看着地面,别人问她什么都不回答,只是一个劲用颤抖的声音喃喃着

“魔鬼....他是魔鬼.....魔鬼..魔鬼......”

地上,破碎的玻璃碎片上粘着斑斑血迹,鲜红血液渗进地毯,使庄重的红地毯失去了喜气,变得意外瘆人

从礼堂的环境来看,和当初一般无二,大门和窗户都死死的关着

会场里仅剩的几个保持理性的人,查看了周围环境,但种种条件都证明着一点:

“两个人凭空消失了”

礼堂里寂静无声,只有黔陌依发疯般的呢喃回荡在空旷的礼堂

空气中蔓延着诡异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继续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周后

“先生,来份报纸”

栗发身影停在现在少有的报亭前面,开口要来了一份报纸

付钱,坐在了椅子上,迷倒万千少女的面容引来无数目光,慢悠悠的翻开第一页,加大加粗的黑色打印字清晰的写着:

【武氏集团总经理——狄仁杰婚礼被劫,先已失踪7天......】

男人嘴角上扬,转身进了一个小区

这个小区里的都是别墅,里面住的不是有权就是有钱,没有一个简单的人

李白走到一座别墅前停下,从衣兜里拿出一串钥匙

打开房门,走了进去,转身关门,掩盖住了屋里的秘密

反手打开吊灯,没有在大堂停留,径直来到了卧室

把卧室的吊灯也打开

把被子,枕头等物品从床上移下来,双臂用力,把床板掀了起来


失去了床板的遮挡,一个小门显现而出,李白拿出另一把钥匙,熟练的开锁,纵身一跃

回身把门关好,暗室没有想象中的阴暗,反而是明亮如昼,平整的大理石瓷砖,豪华的壁灯,不比暗室外的别墅差半分

暗室中只有一张大床,红色的床单异常喜庆,只是上面一块一块的白斑有点突兀

床上的人侧躺着,脚腕处锁着着一条铁链,靠近的皮肤已经磨的红肿,另一端深深的嵌入地面
白色的衣服挂在他身上,露出的肌肤全是红一块紫一块的,没一块好皮
鎏金色的眸子空洞无神,正直勾勾的盯着门口的李白,特立独行的蓝绿色挑染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精神,紧贴着面颊

“怀英,我回来了”

狄仁杰没有反应,任由李白坐在一旁

“你看,他们还找你呢”

李白说着,把报纸展开,翻到那页,放到狄仁杰看眼前,也不等他回应,继续说道

“但他们是注定找不到你了呢”

大海与星辰的对视

手抚摸过狄仁杰的面颊,轻笑

“哦,你是我的天使,也只能是我的......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.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哇我写的什么辣鸡玩意r啊!
各位大佬讲究看吧昂😂
越写越烂系列
谢谢看到这的你❤️

写生打卡(画的不好勿喷)

哪个???
没人看见就自娱自乐了吧.前两个写刀,后两个糖吧
一样一个~不要挑食😜
还有不用说“您”的!我还是很小的😂

上课摸鱼???
我相信没人看得出是魔术师😂

【白狄】夜(下)

把下篇肝完了!
范海辛ooc严重
接受?✔️
那继续吧⬇️
正文
5年后

雨,越下越大,范海辛披着风衣,穿梭在小巷中,出了巷口,来到了一片空地

空旷的土地上立着一块黑色墓碑,范海辛不顾潮湿的泥土染脏自己的衣服,把帽子放在一边,坐在了地上
“怀英,我来看你了”

范海辛拧开腰间的酒壶,仰头灌了一口烈酒,然后继续说道

“昨天我们又去清理了一个地方的吸血鬼,你是没看见我那个飒爽英姿啊”

范海辛又抬头喝了一口酒,雨水顺着他的白发淌在地上

“那个地方的人可感谢我们了,还一个劲r叫我李白哥哥呢”

范海辛用手抹了抹墓碑上的雨痕,但马上就又被狂风暴雨洗刷了

“这个时候你肯定会吃醋的,对不对?”

“哼,还嘴硬”

范海辛嘴角朝上勾了勾,自问自答道

“对了,你送我的那副扑克牌可有大用了,要不是那副牌啊.....我可就死在那了......”

说着范海辛从风衣里拿出了那副扑克牌,上面有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,上面沾染着些许血迹

“也不知道你这副扑克牌是用什么做的,子弹都打不穿”范海辛笑了笑“那只吸血鬼装死装的真好,爬起来就给了我一枪”

“还好你这扑克牌我放在了心脏那里,替我扛了不少,只受了点轻伤,不然我就没命来见你了呢......咦?”

范海辛边说边在手里随意摆弄着,忽然发现扑克牌盒里好像夹着什么,发出一声惊咦

小心翼翼地从中拿出了那个东西,原来是一张纸,用身体挡了挡雨,双手颤抖打开了那张纸

跃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字迹

眼神复杂,把那封信折好,放在墓碑之前,用那副扑克牌压好


雨过天晴,一道彩虹划过天空

范海辛拿起放在一旁的帽子

“怀英,我先走了”

范海辛这时已经浑身湿透,白发紧贴着脸庞,起身掸了掸风衣,好好擦了擦墓碑,手指停留在“爱妻——狄仁杰”几个字上,好好清理了一下,然后转身离去

风吹起纸张,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几个字:
“太白,我爱你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华丽丽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普通的小巷,此时却蔓延着血腥味

“哟~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范海辛嘛~你不是很能跑吗?跑啊~继续跑啊!哈哈哈哈”

一道狼狈的身影从小巷中窜出,后面跟着一大群吸血鬼戏弄似的追着他

范海辛左肩膀的暗器还插在里面,每动一下都钻心的痛,全身也没一处好的,鲜血洒了一地

终于,体力如范海辛也坚持不住了,靠着墙倒在了地上

“跑不动了?真没意思”

那群吸血鬼从后面不紧不慢地从后面走了后来,嘲讽道

“呸!你们这帮人性泯灭的吸血鬼!要杀要剐尽管来!”

“哟,还挺有骨气”

“赶紧把他杀了吧,还等着回去交差呢”旁边一只吸血鬼说道

“啧,真是便宜你了,本来还想好好折磨你一下的,真是便宜你了”领头的吸血鬼啧了一声,仿佛有点遗憾的样子

“你来啊!”范海辛抹了抹嘴角的鲜血,鄙视的说道


四肢被控制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吸血鬼的尖牙向着他的颈间探去

【怀英,我去见你了啊】想着闭上了双眼


6张扑克牌破空飞来,一袭紫色西服的人影从阴影处缓缓走出,几张扑克牌带起血柱,几条生命流逝殆尽


宝蓝色的眼睛瞪大,一脸的不可置信,泪水渐渐模糊了眼睛

“Mr.Van,好久不见”

嘴角挂起邪媚的微笑

“太白,重新开始,好吗?”

“好”

—————end.—————

撒花!

我......忽然发现狄大人居然是个左撇子......我是不是瞎了

【白狄】夜(刀?)

大概背景就是范海辛和魔术师是恋人,他妹妹其实是吸血鬼,一直想把他害死,魔术师发现了就找了个地方把她杀了,然后范海辛看见了,就和魔术师分手了.后来一次任务里魔术师被同化成了吸血鬼,就没再见范海辛. 教会让范海辛去杀了魔术师,然后魔术师就约在这个教堂见面.
然后就这样啦

小学文笔✔️

白狄大旗我来扛✔️

第一次写文✔️

没问题?✔️

正文:

今的夜格外明亮.....
皮鞋踏地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,嗒嗒响的清脆

一个头戴深蓝色(原谅我色盲)帽子和护目镜,身穿风衣的男子走在黑压压的教堂里,从帽檐之下漏出的银白色发梢凸显着来者不寻常的身份——最优秀的猎魔人.范海辛.

范海辛现在正走在异常压抑的教堂走廊里,月光透过墙上的玻璃照进来,照在他刀削般的面颊上.

这个教堂显然已是年久无人来过的地方了,旁边的椅子已然腐朽,墙脚长上了青苔,墙壁上也有一些细小的裂纹,但无伤大雅.

转眼间来到了相约的地点,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之人,范海辛心中无比苦涩.

魔术师,他曾经的好友,曾经的伙伴,曾经的......恋人

“Mr.Van,你还是来了啊”魔术师身穿紫色西服,头戴插着两根羽毛的紫色魔术帽,栗色头发稍出帽檐,笑容依然得体
“为什么?”范海辛说了一句毫无关联的话

“不为什么”魔术师从外套夹层中拿出了一套扑克牌,拆开把玩着,扑克牌在魔术师白皙的十指间上下翻飞,绚丽夺目

“不为什么?!你杀死了我的家人!她......她还那小!”范海辛忽然激动起来,再也保持不住冰冷的表情,冲上去抓住了魔术师的衣领

“要是在下说,”魔术师也不反抗,任范海辛抓着他.“你妹妹是个吸血鬼,还差点把你这个‘亲人’害死...”魔术师语气依旧如常,一双蔚蓝色的双眸直逼范海辛心神“阁下会信吗?”

“不可能!!!”范海辛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

“在下就说吧......”魔术师眼底闪过了一抹失落.

【果然他还是不信我....】

“这样吧”魔术师迅速收敛了情绪,继续说道“我们来堵一局,赌注就是...在下的命”

不等范海辛说话,魔术师继续说道“在下把扑克牌摊开,阁下从中抽出一张,只要不是红桃你就杀了在下,很划算吧”

说完魔术师就拿出了一副扑克牌,熟练的洗牌,扑克牌从纤细的手指中摊开,微笑着看着面前之人

范海辛带着手套的手轻抚过扑克牌的边缘,宝石蓝的眼睛怔怔地看着魔术师的面庞,这个他曾经深爱的人

听天由命般的抽出一张,梅花

“看来阁下很辛运啊,Van”魔术师笑了

范海辛忽然从这笑容中读出了什么,忽然向自己的剑摸去
可惜已经晚了,方才还在范海辛腰间的佩剑转眼间就到了魔术师的手中

“等一下!”范海辛大喊,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惊慌

红的刺眼的鲜血喷涌而出,飘散在空中,溅了范海辛和魔术师一身,像罂粟一样,美丽而致命

锋利的剑身插入魔术师心口,鲜血直流

范海辛冲到魔术师身后,在他摔倒在地的前一刻抱住了魔术师轻飘飘的身子

“你!......”范海辛刚说一个字就被魔术师打断了

“别说话,听我说”魔术师本来就白净的脸庞变得更加苍白,如纸一般. 微微上扬的嘴角处,一条鲜艳的红线流出,显得愈加凄美

“出了一辈子千,咳咳.....偏偏在最需要出千的时候不想出了啊......答应我,咳.....咳咳 好好活下去,你不是说 咳咳.....说要给我买最好的房子吗,咳咳.....你还要兑现啊,可不能食言”每咳一次,就会有一大口鲜血从魔术师口中流出

“你还是这么财迷啊......”范海辛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,嘴上却一点也不客气

“别哭啊.....Van,你也不需要有 咳咳.....有什么心理负担,因为我已经被他们 ‘同化’ 了啊”魔术师抬起手,擦去猎魔人的泪水,却被范海辛一把抓住

此时魔术师蔚蓝如海水般的双眼已经变成了摄人心魂的猩红,但范海辛一点也不在乎

“你不仅报仇了,还完成了教会给的任务 咳 ,岂不是一举两得?”魔术师嘴角的笑容愈发强烈

“你命不是硬的很吗,可不能死了...不然你来见我的时候我就打死你......”魔术师气息越加微弱,气若游丝

“你说什么呢,我不允许你先走!”

“咳咳...可能来不及了呢......Van.......这副扑克你不是.....一直想要吗......给你,愿主保佑你...”

“怀英.....”

“你终于叫我了呢.....”魔术师脸上绽开真心的笑容

范海辛抛开了一切,俯身吻住了魔术师的唇,不顾口腔内的腥甜,一直没有松开
魔术师就在范海辛甜腻的吻中,起伏的胸膛渐渐静止,怀中的人带着微笑,没了呼吸


夜......一颗流星划过夜空,照着教堂内哭的像一个孩子似的范海辛

这是范海辛第一次哭的这么伤心

抹抹眼角,转身离去

除了大堂中央的红色血迹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.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.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be还是he还没定

看你们想看那种啦

碎碎念

暑假终于可以来老福特浪啦
我现在目前为止只吃王者和第五的cp
我家狄大人这么可爱肯定是受!!!所以all狄站定了.主吃白狄
注意避雷:不吃信白!!!不吃all x 李白!不接受白白被任何人攻和攻狄大人之外的任何人!

还有克利切小天使也超可爱的!!!同样all社.主吃欺诈

现在只会更这两个cp昂.....希望大家支持啦
小学生文笔 勿喷